主页 > 金融

以丰润玉田为背景的清代小说《劝匪躬》【缩写】

时间:2019-10-01 来源:西酱记

劝匪躬【缩写】
    

    忠格天幻出男人乳  义感神梦赐内官须

    今待在下说一个忠肝义胆、感格天神,两段奇奇怪怪的报应。

    话说南宋高宗时,北朝金国管下的蓟州丰润县,有个书生姓李名真,字道修,博学多才,年方壮盛,不求闻达,隐居在家,但以笔墨陶情,诗词寄傲。他闻得北兵南下,宋人莫敢拒敌,不胜感悼,赋诗两首《哀南人》和《悼南事》。一曰:八公草木已摧残,此日秦兵奏凯还。最惜江南诸父老,临风追忆谢东山。一曰:书生叩马挽元戎,预料南军必丧功。恨杀奸回误人国,徒令二帝泣西风。后被一个同窗叫米家石的,拿到蓟州城镇守都督尹大肩处告发。李真被绑市曹处斩,家产籍没,妻子入官为奴。妻江氏悬梁自尽,才两月的独子生哥被家仆王保男扮女装救出。那时本城有个孝廉花黑,平日与李真并未识面,却因怜李真的文才,又重江氏的贞烈,买棺择地将江氏殡葬。又遣人往蓟州收殓了李真尸首,取至本县与江氏合葬一处。

    王保怀抱幼主一气跑出一二十里,暂栖双忠庙乞讨。男身竟生出一双妇人乳,遂化名程寡妇(取程婴存孤之意),生哥亦取女名存奴。未几,碧霞真人化作道士相助,寄居留后庵,所赐丹盒日生银两恰够每日用度。七年之后道人再现,携生哥入山学剑。又五年,正值海陵王为帝,尹大肩、米家石二人升官进爵,逢迎上意,广选民间女子以充后宫。米私留备选女子独自受用,尹恐日后遭牵连遂密疏上奏。帝大怒,将米阉割逐归原籍。米报复杀尹遭官府问斩,实为生哥学得剑术替父报仇。

    又过月余,须姓父子二人来隔壁租住。此人本是太监颜权,玉田人。原来海陵王命颜权代尹之职收取预选女子进京。谁料颜权是个极慈心极义气的太监,他竟矫旨将众女赦还民间。自知回朝必死无疑,于是遣散从人,微服遁走,恰好来到双忠庙宿歇。梦中神人赐其须髯一部长于颏下,及青衣鞋袜。出门恰见十三岁小女子名冶娘正在啼哭,竟也是玉田县人氏。父廉国光谏议大夫,因直言忤旨,身被刑戮,家产籍没。本人前被选中扣押公馆,今遇颜权赦回,却无家可归,流落荒野。颜令冶娘穿戴青衣鞋袜,改名台官,自己托言姓须,二人以父子相称。冶娘自幼读书习字,学得丹青技艺,在留后村即以卖画为生。

    王保将生哥送来学画,自此冶娘与生哥姊弟相称,情投意合。一日,生哥向冶娘展露剑术绝技。冶娘惊服,题诗一首:剑锷簇芙蓉,寒光射碧空。霜飞如舞雪,电走似驱风。腾跃出还没,往来西复东。隐娘今再见,不数薛家红。生哥读罢叹 赏不已,即赋《西江月》:体学夫人字美,文兼幼妇词芳。纤纤柔翰谱瑶章,不似儿郎笔仗。雅称君家花貌,依稀冶女风光。若教易服作宫装,奉引昭容堪况。某日清明,两家各自祭奠亡亲。冶娘闻得间壁哀号,程寡妇称存奴为“小官人”,又见存奴祭毕作揖,心生疑问。第二日两人相见,生哥道出实情,冶娘亦如实相告。两家欢喜订亲。再过两年,二人拜堂成亲,只不过新郎高髻云鬟,新娘青袍花帽,作揖的是新妇,万福的是官人,真个是:红罗盖却粉郎头,皂靴套上娇娘足。一场幻事是新闻,这段奇缘真笑柄!

    哪知事有凑巧,既因学画生出这段姻缘,又因买画引出一段际遇。原来那时孝廉花黑已中过进士,选过翰林,却因与丞相业厄虎不睦,致仕家居。夫人蓝氏要画一幅行乐图,特遣人来请须家媳妇程存奴到府中面画。像成,酷肖,夫人大喜,又请为先母画像,俨然如生。夫人如重见母亲,不觉呜咽涕泣,生哥在旁也泪流满面。夫人再三追问,生哥才吐露真言,把改装避难的缘由细细告陈。恰此时,海陵王御驾南征中途遇害,丞相业厄虎随驾亦为乱军所杀,朝中更立世宗为帝。遭冤杀者尽皆恤赠,被黜逐者起复原官。花黑亦以原官起用,赴京上疏白李真之冤,又将王保感天赐乳、颜权梦神赐须之事一一奏闻。世宗览奏降旨:“赐生哥名存廉,授翰林待诏。封冶娘为孺人。王保忠义可嘉,授太仆丞。太监颜权召还京师,授为六宫都提点。”生哥与冶娘这才改正衣装,一个大乳的苍头、一个长须的内相也都复了本来面目。一时传作奇谈。

    众人受了恩命,各各打点赴京。生哥独上一疏,欲补庐墓三年居丧之礼,天子嘉其孝思,即准所奏。生哥遂同冶娘披麻执杖,至父母墓所,备下三牲祭品,望冢前拜奠。想起二亲俱死于非命,生前未曾识面,死后又缺祭扫,至今方得到坟前一拜,哀从中来,伏地痛哭,哭得路旁观者无不凄惶。有一曲《红衲袄》为证:徒向着土堆前列酒鮐,恨不曾写真容留作记。纵则向梦儿中能相会,痛杀我昧平生怎认伊?想当初两月间无知识,到如今十年余空泪垂。除非是起死回生,一双双学丁令还灵也,现原身使我知。王保、颜权也于赴任之先至墓前祭拜,又一同来到双忠庙拜祭,庙宇重修,神像再塑。朝廷再传旨,着玉田县官为廉国光立庙,岁时致祭。

    生哥夫妇回京未久,忽闻赵州临城县有妖妇牛氏结连山寇作乱,势甚猖獗。你道那妖妇是谁?原来就是尹大肩之妻。尹系临城人,近来被人告发,籍没其家。不想他妻子牛氏颇知妖术,遂与其子尹彪逃入太行山中,啸聚山贼作乱,自称“通圣娘娘”。生哥上疏自请剿贼,领兵三千,星夜督师前往。牛氏统领贼众据险营寨。不待交锋,生哥便先自飞腾上岭,挥剑斩了牛氏并尹彪首级,然后驱兵直捣贼巢。天子嘉其功绩,升为中书右丞兼枢密副使,并追赠其父母。生哥感泣谢恩,夜梦一金幞绯衣的官长,一凤冠霞帔的夫人。依梦中所见形貌画出真容,王保惊道:“与主人主母生前一般无二。”王保做了三年官便怀了银母灵丹,寻访碧霞真人修道去了。生哥思念其忠,也画他一个小像立于家庙李真夫妇神像之侧,一样岁时展祭。又画碧霞真人之像供养于旧日茅庵中。后来花黑出使海上,遇见王保童颜鹤发,于水面上飞身游行。颜权出入宫中,人都呼他为须太监,极蒙天子宠眷,寿至九十七而终。冶娘替他服丧守孝,也把他的真容来供养。这是两人忠义之报。

    看官听说,人若存了一片忠心、一团义气,不愁天不佐助,神不效灵。试看奴仆、宦竖尚然如此,何况士大夫?《易》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所以这段话文,名曰《劝匪躬》。

    【说明】《劝匪躬》系清代小说集《八洞天》之第七卷,署名五色石主人、笔炼阁。书前自序署“五色石主人题于笔炼阁”,小说《五色石》序后为“笔炼阁主人题于白云深处”,另有小说《快士传》题“五色石主人新编”。五色石主人,部分学人以为系清乾隆年间一柱楼诗案之徐述夔,主要理由是沈德潜《徐述夔传》所列徐氏著作及《禁书总目》《应毁徐述夔悖妄书目》中皆有《五色石传奇》一种。亦有部分学者认为此五色石主人当非徐述夔。也有说是清初所作。迄无定论。


   《忠义报》系清代小说集《四巧说》之第四篇,署名梅庵道人。《四巧说》共四篇,分别是《补南陔》《反芦花》《赛他山》《忠义报》。其中第一、第二及第四篇均选自《八洞天》,第四篇《忠义报》即《八洞天》中的《劝匪躬》。

                              2017-12-16  小菜一碟130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