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

盘点2018年汽车行业十大关键词:既有意料之中 也有惊喜之外

时间:2019-08-08 来源:西酱记

虽然2018年即将结束,但是这一年对汽车行业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这一年汽车市场风云不断,业界大事此起彼伏,让人应接不暇。


这一年,我国汽车产业出现30年来首次负增长;这一年,我国双积分政策正式开始实施;这一年,汽车制造业遇全球范围内大裁员……


身在其中的我们也许还无法感知,这些事件和任务或许会成为历史的节点。


下面买车网(Buycar.cn)将为大家盘点2018年汽车行业的十大关键词(排名不分先后),看看这一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外资股比放开


2018年4月17日,国家发改委表示,汽车行业将分类型实行过渡期开放,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



在该政策发布半年之后,中国汽车行业股比放开迎来了“第一枪”。10月11日,华晨中国公布宝马集团以290亿元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宝马集团的持股比例从50%提升至75%,将在2022年完成股权调整工作。


随着宝马集团提升对华晨宝马持股比例,并大手笔强化在华投入,其对行业内其他车企形成了示范效应。在此之后,福特增持长安福特股比、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股比的传言也不断传出。



虽为传言,但不可否认的是未来或有更多品牌效仿宝马集团,一方面增持合资公司的股比,另一方面会更加重视中国汽车市场。


新造车势力量产交付


2018年,对新造车势力来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因为今年是新造车势力交付的元年。年初开始,有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奇点在内的多家新势力都宣布启动交付计划。现在已临近年末,通过这一年的交付成果不难看出,几家欢喜几家愁成了这些新造车势力的真实写照。



蔚来是2018年交付新车最多的新势力,不出意外,蔚来2018年将实现10000辆的交付,而这也意味着李斌与何小鹏“交付1万辆”的赌约胜利在望。虽为交付车辆最多的新势力,但蔚来在此过程中交付一次次跳水。与此同时,为实现快速交付而带来的产品性能问题逐渐显露,甚至还有人批评ES8为“半成品”,要求退车。


“交付1万辆”赌约的另一方小鹏汽车似乎输局已定,但其吸取了蔚来的经验,何小鹏也提出了“快即是慢”的交付理念。在前不久的“双十二”,小鹏汽车将首批G3的钥匙交到了24位车主的手上,赶上了交付元年的末班车。



相比蔚来和小鹏汽车,新势力的另外一个明星企业威马则没有完成之前定下的交付目标。由于交付环节太“复杂”,威马原定于年内完成的1万辆交付目标,将延期至明年初才能完成。除此之外,奇点汽车更是被爆出烧光了70亿,原本今年要发布的新车也被推迟。


在被称为造车新势力“元年”的2018年,当资本的光环逐渐褪去,这些正式踏上征程的新势力们的考验也才刚刚开始,而对于2019年,有些或充满希望,有些或更加迷茫。


车市负增长


随着2018年11月份乘用车销量产销数据的出炉,11月狭义乘用车零售202万台,同比2017年11月下降18%,全年的销量呈负增长已成定局。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的国内车市出现了罕见的连续多个月下跌的状况。与此同时,传统的“金九银十”的销售旺季也不复存在,整个车市透出的寒意,让许多汽车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自2008年开始,中国汽车市场经历了高速发展,虽在近几年增速有所放缓,但从未出现过负增长的情况。而随着购置税政策的退坡,以及国内经济大环境不佳、股市低迷与高房价挤占了大量资金,中国的汽车市场出现此情况也在情理之中。



对此,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这种负增长是前几年车市激增的后遗症,并且很可能持续下去,由于政府层面救市的可能性不大,因此需要依靠企业自身策略应对竞争。


进口车关税调整


2018年5月22日,财政部宣布,自2018年7月1日起,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将汽车整车税率为25%的135个税号和税率为20%的4个税号的税率降至15%,将汽车零部件税率降至6%。



受到关税下调的影响,国内的进口车市也上演了一段“疯狂”时刻,在汽车进口关税下调公告发出后的几天内,包括奔驰、宝马、林肯和沃尔沃在内的数10家车企纷纷宣布下调旗下部分进口车车型的官方指导价。


数据显示,随着7月1日进口汽车关税税率下调政策的正式实施,进口车价格也随之调整,7月国内进口车市场的进口量出现大幅增长。根据国机汽车发布的数据,今年7月,我国海关汽车进口量达17.8万辆,同比增长81%,创单月进口量新高。



与此同时,进口车关税的下调,也使得整个汽车市场的竞争开始加剧。此前由于进口关税较高,无形中“保护”了许多自主品牌的发展。但进口车价格下探后,使得合资品牌车型价格受到影响也开始向下调整,这直接影响了自主品牌的价格区间。从今年自主品牌新车和终端市场价格来看,尤其是对于吉利、长城等纷纷布局高端的自主品牌而言,在刚刚取得市场的初步认可后,如何在市场价格不断下压的情况下,在配置和定位上取得平衡,对他们来说这或许是新一轮的考验。


中国汽车市场的进进出出


对于特斯拉而言,2018年是意义非同寻常的一年。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共同签署了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特斯拉将在上海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特斯拉终在入华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有车企选择走进中国市场,也有一些车企选择离开中国市场。2018年6月15日,铃木汽车所持有的所有昌河铃木股权转让给昌河汽车。三个月之后,长安汽车正式收购长安铃木,而这也标志着铃木正式退出中国市场。

除此之外,一些车企虽未像铃木正式官宣,但也释放出了将退出中国的强烈信号。2018年6月1日,时任菲亚特-克莱斯勒联盟主席的马尔乔内表示将停止菲亚特在中国的销售计划。此外,其他一些发展不利的汽车品牌也陷入了退出中国市场的传言之中,其中包括DS、裕隆、讴歌、斯巴鲁等品牌。



通过这些车企在中国市场的来来往往不难看出,优胜劣汰是市场法则,车企无法适应市场的变化,被淘汰是在所难免。不符合汽车行业的发展态势,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的车企定会退出,符合发展态势以及消费者需求的迟早会到来。


汽车市场的投资热 


2018年的中国汽车圈迎来了不少第一股的诞生:北汽新能源成为国内新能源整车第一股;蔚来成为第一家在美上市的国内新造车势力;优信的上市则诞生了中国二手车电商平台第一股。可以看得出,汽车逐渐成为了一个热门的投资行业。



说起北汽新能源的上市之路,在汽车行业内可是传得沸沸扬扬。从最初从北汽剥离,到之后启动国企混改,再到后来多轮融资。终于,在2018年9月27日,随着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刘印春敲响上市的钟声,北汽新能源成功正式登陆A股市场,成为国内新能源整车第一股。


此外,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蔚来在短短成立四年之后,于9月12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敲钟上市。而这也意味着其不仅成为第一家在美上市的国内新造车势力,同时其也成为全球仅次于特斯拉的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纯电动汽车公司。



与此同时,在6月27日,随着优信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戴琨现身位于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交易所,并在纳斯达克CEO鲍勃·格雷菲尔德的祝福中,敲响上市钟声,成为国内首个登陆资本市场的二手车电商平台。


近几年,资本热潮对汽车行业的影响显而易见,然而,随着资本浪潮逐渐退出,裸泳者也将浮出水面。


人事变动


2018年,不仅仅车企在求变谋转型,车企的职业经理人们也在审时度势,思考、寻找自己的未来出路。


国内方面,从奇瑞离职的陈安宁火速重返福特一时引起了很多关注。此外,李宏鹏、段建军等高管在2018年经历了多次工作岗位的变换。而东风、一汽、长安三大央企再现高管互换,可以看出抱团发展倾向明显。



除此之外,杨嵩升任宝沃汽车集团总裁;小林一弘将于2019年卸任丰田中国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军担任神龙公司执行副总经理;新造车势力获更多传统车企高管加盟等,也让业界对于车企高管变动始终保持着极高的关注度。


无独有偶,海外车企们也在今年迎来范围广、人数多的人事变动。其中,2018年汽车圈最大损失莫过于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联盟主席马尔乔内的去世。此外,大众集团也迎来了史上最大的人事变动,迪斯接任穆勒担任管理大众集团CEO,而由于排放问题前董事会主席施泰德的突然被抓,也使得奥迪迎来了一轮人事调整。与此同时,马斯克因为私有化的问题卸任了特斯拉董事长,也带来了不小的轰动。



不仅于此,年终的人事大戏定格在了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曾经的“话事人”戈恩11月中旬在日本东京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以涉嫌在财务报表中隐瞒真实薪酬、违反金融法为由被捕,也引发了各界的关注。作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缔造者,戈恩在被捕后引发的这场有关“夺权”的大戏,也印发了人们对于联盟走向的各种猜测。


自动驾驶


随着汽车行业智能化变革的推进,无论国内的公司,还是国外的公司,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他们对自动驾驶技术的热情都空前高涨。



国内方面,2018年4月1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联合发布了《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该规范是继北京、上海、重庆、深圳等地相继出台自动驾驶路测政策后的首个全国性规范,适用于在中国境内进行的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


在国外方面,Waymo于2018年12月首次推出了自动驾驶车付费共乘服务“Waymo One”,而这一举动将被认为是开启自动驾驶商业化时代的里程碑。此外,Uber也在2018年持续推进自动驾驶汽车的公开道路测试。



虽然自动驾驶还是处于向前发展的趋势,但在这个过程中也经历了不少坎坷。2018年3月,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车撞人致死,其是全球第一例自动驾驶车辆致行人死亡的事故。此外,特斯拉的车型也先后出现了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出现交通事故的状况。


对于自动驾驶的争论还在继续,但是对于自动驾驶的研究却从来没有停止。


新能源汽车政策


为了推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健康良好发展,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应运而生。而在2018年4月1日,《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正式开始实施,“双积分”的时代正式开启了。



从双积分的计算方法来看,政策对燃料消耗和新能源都提出了一定的要求。在这样的情况下,传统燃油车厂商在面对负积分的情况,就需要购买新能源积分来进行抵扣或者使用自己公司新能源富余的积分,新能源积分的需求将倒逼企业技术升级,推动新能源汽车的长期发展。


除了要面对双积分的压力,车企们在2018年还要面临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进一步退坡。2018年2月,四部委出台了2018年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新政——《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其明确指出,续航里程长的新能源车型将享受更高的补贴,而续航150公里以下的新能源车将取消补贴。



随着新政的正式实施,新能源汽车车企需要对技术进行全面升级。由于高续航里程对电池容量需求更高,在目前的电池技术还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前提下,高续航里程需要有更大的能容纳电池的空间。新政或将会推动新能源汽车往中大型化发展,而传统的A0级甚至是A00级电动车则在未来的发展或将被挤压。


布局海外市场


国际化市场,是中国自主品牌长期以来一直努力的方向。但是,前些年,由于自主品牌的技术和质量上的实力不足,使其在走出去的道路上显得举步维艰。而如今,经过多年摸爬滚打的自主品牌在技术储备和开发实力上日渐增强,尤其是经过在自己家门口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的历练,自主品牌的实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在这其中,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当属一跃成为“自主品牌大哥”的吉利汽车。2018年2月,吉利控股董事长李书福以约90亿美元价格收购了戴姆勒9.69%股份,成为奔驰母公司戴姆勒的最大股东。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中国公司在西方汽车工业中的最大手笔投资。


此外,长城汽车也开始了其在海外市场的“征战”。目前,长城汽车已出口至约60个国家,出口车型主要是SUV,厄瓜多尔、南非、秘鲁、马来西亚、俄罗斯和澳大利亚是长城汽车主要的出口市场。而在2019年上半年,长城汽车将在俄罗斯斥资5亿美元建立的工厂,开启海外造车的业务。



除了吉利和长城外,名爵在海外市场也有着相当不错的表现。据悉,名爵去年在海外市场售出2万多辆车,今年则超过7万辆。其中,名爵ZS更是在泰国市场连续多次获得SUV销量第一名。不难看出,今年的海外市场销量却成为了名爵乘用车销量的新引擎,而2018年被称为是名爵海外市场取得进展的元年。


从海外代工生产到收购、投资,自主品牌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而这些归根结底都是依靠产品说话。如今,在国际几个车展总是不乏中国自主品牌的身影,从以前被轻视到如今被邀请,自主品牌正在国际汽车舞台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