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秘闻

故事:半面镜子里的秘密

时间:2019-09-13 来源:西酱记

作者:房昊

来源:公众号曰天者说

经授权转载


那年江南花月春风,公主时常凭栏远望,有人问她在等什么,公主低眉浅笑,只说我在等一场春雨,也在等一缕诗意。


曾经春雨时节,有个书生路过宫墙外,从那会儿开始,公主便有意无意这样等着。


宫深似海,她知道这种小女儿家的心事,无法与旁人言说,她也并不在乎。


她想:只要能再见书生一面,便是浮生幸事。


那些年里,公主才色双绝,名动江南,却仍旧待字闺中,想来是要找个名门望族,加深与朝廷的羁绊。


只是名门望族,前些年魏晋风气渲染,娶了公主的都没有好下场,宫里的家仆架子都比驸马要大。所以即便这位公主风评奇佳,名门子弟也没必要冒这样的风险。


所以当公主婚事敲定,婢女还愤愤不平,说驸马必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公主以后千万不要对他客气,会受欺负的!


公主浅浅的笑,她透过窗户看到天空,天空湛蓝如洗,万里苍茫,无限寂寥。


那天洞房里红烛摇曳,公主想,今后就要在这里相夫教子,度此余生了。


至于她见过的书生,从此压在心底,提都不要提起。


公主有点难受,即使这是她从小就做好准备的事情。


她昏昏沉沉,在床边睡了过去。


当她再醒过来的时候,脸庞凉凉的,头纱早已被掀去,面前是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公主眨了眨眼,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驸马就是宫墙下的书生。


书生脸上红扑扑的,他咧嘴一笑,说公主,我在你脸上写了七八句诗,又画了一个小猫,你终于醒了。


公主:???


公主这才看见,书生手里还拿着只笔,酒后放纵,在她脸上挥毫。公主又气又笑,低头红脸,匆匆接水盥洗去了。


书生倒在床上,凝望公主的背影,痴痴傻笑。


后来公主才知道,书生的确诗酒风流,才华满腹。


公主笑着问他,那你来当驸马,岂不是委屈了自己?


这是道送命题呀。


书生嘿嘿一笑,说其实美人如画,公主眼波流转,便是江南烟雨里最好的诗。得美人倾尘一顾,权贵就都是粪土。


满分,文采再加一分。


偶尔书生帮公主画眉,公主都会脸红害羞,书生笑着说没事,没人看见。


公主就会向镜子一指,说这面铜镜还在偷看呢~


那些年里,二人无须为生计担忧,吟诗作赋,赏花赌书,闲敲棋子落灯花,很是逍遥。


只可惜天下不平,江南烟雨飘摇,北方大军渡江。前线节节败退,宫里犹唱后庭花。


书生想上阵杀敌,被公主拦住了。


书生说,娘子……如果真有国破家亡那一天,你我就算不死在乱军之中,以娘子才貌,也会被显贵收进府里,此生不复再相见了。


公主抓着他的袖子,泪眼婆娑,她说那你也不能去送死,只要活着,就一定有机会!


杨柳轻拂,二人间有久久的沉默,书生突然起身,拿起梳妆台前的镜子,一掷两断!


书生抓起其中一半,掌中渗出血来:娘子,如果我们都能生还,年年元宵,你拿这半面镜子在夜市叫卖,我定去寻你!


公主重重点头,江南西风萧萧,江水寒凉。


不久之后,江南国破,乱军杀入都城,书生且战且走,被人一枪挑飞。


书生看到公主被人从府中拖出,公主面沉如水,声色俱厉,说我南朝公主也,与你将帅有旧,不可妄为!


书生想:我家娘子真是又有气节又机智。


分神间,书生被人一脚踹飞,跌倒在断壁残垣里,沉沉昏了过去。


当他再度醒来,城池已被敌军接管,公主已被送去了北方。


书生摸了摸怀里的半面镜子,深吸口气,向着北方前行。


书生是名门贵公子,没什么谋生的手段,只凭体力打工,存下几个铜板,再度启程。


其间或许还有人问过,你这镜子是什么。


书生简单的回答,是故人信物。


那人道:兵荒马乱,物还能信吗?


书生啃着面饼,笑笑点头。


那些年里,公主被隋朝的开国功臣杨素收入府中,杨素敬她气节,又喜她才色双绝,给她单独安置别院,奇珍异宝,尽皆奉送。


但偶尔在公主房中留宿,几经缠绵,公主还是郁郁寡欢。


杨素南征北战,很少见到这样执着的女人,于是更加敬爱。


那年书生来到洛阳,牡丹花开里听到消息,公主已经成了杨素最宠爱的女人。


书生看自己衣衫褴褛,家无余财,若是换了旁人,许是就不去打扰了。


但书生低低一笑,他相信在公主心里。那些富贵名利,都不如半面破镜。


那年元宵佳节,他果然看到有人在叫卖半面镜子,价格出奇的高,书生吐出千里风霜,将怀中另外半面镜子,稳稳合了过去。


叫卖者惊疑不已,书生又在镜子上题了首诗,说你回去吧,会有人告诉你这其中故事。


那一夜,公主抱镜垂泣,数年蹉跎岁月,仿佛都在今天有了结果。


活着就好,你活着就好啊……


许是双眸太红,又或是茶饭不思,杨素终于发现了公主的异样。


公主不想再忍下去了,她把破镜重圆的约定告诉杨素,希望能放自己出府。


杨素眼睛微眯,说明天你把书生叫来,让他亲自接你出府。


杨素心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会再冒着惹怒权臣,身首异处的风险前来。


或许换了旁人,为书生性命考虑,也不会通知书生。但公主明白,书生几经生死来洛阳,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什么都比不上那半面破镜。


那天书生来了,破衣烂衫,仍旧像许多年前,他从江南的宫墙外走过,风华绝代。


书生笑着,旁若无人道:娘子,我来接你回家。


公主双唇颤抖,泪落如雨。


书生叫徐德言,公主是乐昌公主。


那年杨素长叹口气,说给他们些家财,让他们回江南终老吧。


遂破镜重圆,千古不衰。


据《隋史》改编


王皮皮:投稿shanyuezi@126.com,倾诉:wangpipi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