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秘闻

ofo将要凉凉,网友:这是最昂贵的试错

时间:2019-07-10 来源:西酱记

北四环边上的理想国际大厦,是中关村核心区租金最贵的写字楼之一。这里一度盘踞着多家互联网上市公司,是互联网圈的“风水宝地”。因此,ofo前段时间从这里撤走,在不少人眼中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ofo的黄色骑车标志早已从理想国际大厦楼顶消失了与之相伴随的,是更糟糕的新闻:巨额的供应商欠款、无法返还的用户押金、几乎无望的继续融资、濒临断裂的资金链、大规模的裁员和业务收缩。

ofo将要凉凉,网友:这是最昂贵的试错

此前一年,等待终局的ofo试遍了各种自救的方法:从取消骑车卡开始,在车身上做广告,卖蜂蜜做微商,押金变理财,为P2P平台导流;将眼光向外,到日本、新加坡做区块链开发骑车挖币。但这些变现方式并不被外界看好,甚至被指“不体面”。

据一名刚刚从ofo离职的员工称,ofo现在主要是通过变卖运维车辆等资产来变现。同时,也在跟供应商谈债转股,以减小利息缓解资金压力,但ofo在国内是很难再拿到融资了。

对于任何一个生意而言,盈利模式都是关键,但对于前几年的互联网人来说,赚不赚钱似乎一直以来就不重要,因为各大公司在初期都是依靠投资人输血过活的。共享单车也不例外,在2017年共享单车开始爆发的时候,多家公司入局,创投企业也找到了“风口”,拿出大笔资金支持共享单车的发展。彼时,“局”中的他们只需关心用户数、铺放量、增长速度。

ofo将要凉凉,网友:这是最昂贵的试错

然而,就像曾经在风口上的社交、出行、网购、饮食一样,互联网边界成本低廉的特点让入局的厂商一开始就陷入打价格战的窠臼,ofo和摩拜价格战打得比较厉害的时候,几块钱的月卡,几乎是免费给用户骑的。然而,资本逐利的特性决定了靠补贴是不能长久的。再加上监管的趋严,投放数量的限制,以及社会关于共享单车浪费资源的大讨论,曾经火热的共享单车开始跌下神坛。

从财务方面看,一辆共享单车日平均收入是2.5元左右,这意味着每天每辆车的成本控制在3元以内,才有不亏损的可能。但实际上即使除去车辆成本,实际的运维成本也远高于这个数字。以北京为例,北京大概有150万辆单车,每天仅投放调度(如调往地铁站)的支出就近200万元。

看似美好的“双创”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残酷现实:梦想是大佬的,创业者要么成为大佬梦想的一部分,要么成为大佬的炮灰。

ofo将要凉凉,网友:这是最昂贵的试错

其实,从摩拜被美团收购后所披露出的财报,就可以窥见ofo目前的财务状况。据美团招股说明书显示,摩拜于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录入收入为1.28亿元,净亏损为4.07亿元。并且,美团称其自2018年4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经产生亏损,无法保证摩拜或其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而与ofo所区别的是,摩拜的高管明智地选择了“抱大腿”,而戴威仍然在寒冬中苦苦支撑。

在金融去杠杆的今天,ofo想像前两年那样轻松地取得融资已不现实,连ofo的投资方阿里巴巴,都需要在支付宝中狂撒红包诱使存量客户增加消费,更遑论共享单车这种已被资本抛弃的“过气网红”。曾经因投资的ofo等多个网红项目而名声大噪的朱啸虎说过:“靠烧钱起来的,基本都是伪需求”。

ofo将要凉凉,网友:这是最昂贵的试错

见微知著,在小编的小区门口,已很少能见到ofo的身影,在各大地铁站口,也很难见到曾经的一排排“小黄车”,曾经在公众的生活中占据一席之地,乃至名列“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也只有依附于巨头才能生存。

对于ofo这样的创业而言,它无疑是中国创业史上最昂贵的一次试错。据媒体统计,自2015年成立以来,ofo在短短3年里,共获得10轮融资,平均每3.6个月完成一轮。截至2017年E轮融资,ofo的估值已达30亿美元(约193亿元人民币),

ofo将要凉凉,网友:这是最昂贵的试错

业内人士估算,整个共享单车领域这几年已经烧掉了超过百亿美元。但是,共享单车的用户习惯似乎并未形成,随着玩家逐渐出局,共享单车的用户也渐行渐远。毕竟,单车不像衣食住以及以滴滴为代表的租车行业那么迫切,在提倡健康生活方式的今天,谁还不能多走几步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