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秘闻

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土默特官兵仍然捍卫了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尊严

时间:2020-02-14 来源:西酱记

清朝末年,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为争取和维护民主共和制度的普济天下,与风雨飘摇的清朝兵戎相见。

1911年12月,阎锡山率山西新军东进,欲夺取归(归化城)、绥(绥远城)两城。绥远城将军堃岫命土默特步骑两营及其他军种分三路迎击。土默特步骑营将阎军前敌指挥官统带王家矩击毙,阎军被迫撤退。

这是土默特步骑营用新式装备进行的第一战,也是土默特官兵为清廷的最后一战。在此役中他们捍卫了蒙古族骑兵骁勇的尊严。

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土默特官兵仍然捍卫了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尊严

明朝万历年间,达延汗统一蒙古诸部后,长期驻扎在内蒙古土默特地区。清朝以来,以蒙古兵骁勇而“南北用兵足资调遣”。清廷视蒙古兵为劲旅,每有战事,特别是北方和西北方的战事,总要调遣包括土默特兵丁在内的各蒙古族官兵从征打仗。

据清编《土默特旗志》载,从1646年(顺治三年)至1756年(乾隆二十一年),土默特官兵奉调参加的重要战事计11次,主要是为清廷开疆拓土或镇压反叛而进行的战争。这些战争有1646年征伐喀尔喀土谢图汗部及车臣汗部的战争,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对准噶尔部的昭莫多之战以及乾隆年间在新疆伊犁等处进击准噶尔部达瓦奇、达什达瓦等部的战争等。

每次奉调的官兵少者500名,多则2500余名,阵殁的官兵该书载有确数的累计为960余名,如将“死事多名”之类的笼统记载计算在内,阵亡官兵当在千名以上,若将伤者计算在内,兵员损失则更多。

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土默特官兵仍然捍卫了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尊严

《土默特旗志》的载录并不全面,其编撰者也慨叹道:“从征劲旅,委骨沙场,抵以二百年来朝野雍熙,鲜所表著,其埋没于冰崖雪碛、黄沙白草之中者,不知凡几矣。”

据现存《土默特历史档案·满文档》记载,1720年,清廷征调土默特官兵开赴大西北征伐准噶尔,驻扎于阿勒台,被分作两队,阿尔泰队由副都统根敦率领,随振武将军傅尔丹对准噶尔部作战。一为藏队,深入亘古绝域,勘定西藏。由于统帅傅尔丹指挥失误,致清军在库里业格岭之西中伏,不得不且战且退,在和通脑儿被准噶尔部包围。土默特官兵千人虽奋勇作战,最终还是被溃,多人被俘,副都统衮布、参领大吉里布等投降。而根敦率部却在额尔穆克河一役中迫使准部四千余人后撤,战功特出。因而雍正皇帝逾曰:“土默特将士兵丁连岁从征,甚属勤劳,已命颁帑赏赉。根敦向在阿勒台军营效力十有余年,复至巴里坤,茂著劳绩,朕甚嘉之,特赏御用冠服及银二百两,以示奖励。”

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土默特官兵仍然捍卫了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尊严

1851年1月(道光三十年),广西爆发太平天国革命。太平军于1853年三月(咸丰三年)攻克南京,定为都城,改名天京,是年五月太平军西征北伐,活动于北方的捻党纷纷起义响应。1855年,各地捻党武装组成捻军,与太平军相互呼应,给清王朝以沉重打击。

清廷慌忙征调土默特、察哈尔等处蒙古骑兵前赴山东、河南堵剿。土默特官兵奉调与捻军作战,清廷命绥远城将军托明阿率满蒙官兵数千名前往淮徐一带堵防捻军。托明阿担心土默特兵丁“未经训练,难期得力”。确实土默特兵丁自1756年(乾隆二十一年)以后,基本未经战争,但其战斗力却令怀疑者刮目相看。参领乌尔贡扎布带管土默特马步队蒙兵1500名,前往直隶、山东、江南各省与捻军作战,屡著战功,夺获多座城池。乌尔贡扎布被授予“头品顶戴、记名副都统,并赏戴花翎,给予伊克斯巴图鲁勇号”。

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土默特官兵仍然捍卫了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尊严

驰赴战场后,土默特官兵在山东曹州、单县、济南府,河南固始县、归德府、方家集,安徽亳州、霍邱县、寿县正阳关,直隶河间府,湖北麻城,山西应县以及江南等处,都曾浴血作战。仅1859年(咸丰九年)、1860年(咸丰十年)两年,阵亡官兵即达390余名。

当然,清廷用人之际,给土默特官兵的奖赏也颇慷慨。《土默特历史档案》所述,1857年,管带土默特马队营总格绷额呈文所列:赏戴花翎者参领2员、佐领1员、骁骑校3员、前锋校2员、赏戴23名。步队总管德楞额呈文内列:赏戴花翎者参领、佐领各1员,赏戴蓝翎者骁骑校3员、甲兵18员。土默特马步队官兵长时间在鲁、豫、皖等省作战,牺牲巨大,如委营总、佐领沙津满达勒连续6年为清廷效命,直到阵亡。

1858年捻军被镇压后,土默特1500余名官兵才奉命撤防回旗。刚刚从“剿捻”前线归来的两翼官兵,又被驱向战场。1859年1月,参领乌尔图那逊奉派率领土默特官兵,奔赴鄂尔多斯杭锦旗、河套一带,以及乌拉特旗哈木尔和硕、阿拉善沟等处,与马化龙领导的回军作战,屡获胜利,乌尔图那逊因此被提为副都统。

1859年7月,清廷又以一纸急令调绥远城、归化城马队官兵各500名,火速驰津防剿,土默特马队在营乌尔图纳逊带领下,火速驰抵天津海口大梁子、张家湾、通州八里桥等处,与英兵接仗,杀伤甚夥。

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土默特官兵仍然捍卫了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尊严

受维新运动影响,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土默特官兵自编巡警营,责以新操。从德商订购240支七米粒毛瑟马步抢配给兵丁。这标志着清廷开始改练新军,以此振兴戎政。

1906年4月,在绥远城将军贻谷主持下,裁撤土默特巡警营,改为陆军步兵第二营(第一营为绥远城满兵),仿照北洋陆军的办法进行操练。陆军二营共520名,均以新式步枪装备。第二年应管带土默特陆军官兵参领倭什珂之请,将营内年老衰弱、操法平常及染有嗜好者分别替换,饬由六十佐领各传素无习气,身体、年岁合格壮丁两名送营,随到随换。因而提高了该营的操练水平和作战能力。同年,土默特遵贻谷之命挑选蒙古族兵270名,组建了陆军骑兵第二营(第一营由满兵组成)。土默特人一般将陆军第二营和骑兵第二营合称为步骑两营。

土默特步骑两营战斗力很强,成为当时归绥两城引以为傲的一支劲旅。尤其是骑兵,既可以正面突击,又可以迂回包围。其行动轻捷,不受地形和气象影响,在战场上游刃有余,故被称为“铁骑”。

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土默特官兵仍然捍卫了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尊严

1911年(宣统三年),全国各省响应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号召,纷纷发动起义。阎锡山率领5000余名起义的原清军之新军从太原出兵塞外,在打下包头、萨拉齐两个重镇之后,攻打驻有清朝重兵的归绥两城。绥远城将军堃岫命土默特步骑两营、口外巡防队残部及绥远城炮兵连兵分三路迎击。土默特步兵营为上路,在营长发义带领下进道什尔村就地布防。

初八日拂晓,步骑营击退3倍于己的阎军。天亮后营长发义组织射手,将阎军前敌指挥官统带王家矩击毙,再加上其他两路军驰援而来,阎军被迫撤退,接着率军绕道托克托县返回了山西。道什尔战役证明土默特步骑营的战斗力确实很强,此役是土默特官兵用新式装备进行的第一战,也是这支武装为清廷的最后一战。

虽然说,阎锡山撤军的主要原因是赶回山西抢都督的宝座。但我们也看出土默特步骑营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尤其是蒙古族骑兵的骁勇,在战场上东劈西击,让敌方望而生畏。即使清军土崩瓦解,土默特的骑兵仍然捍卫者蒙古族骑兵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