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置物架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时间:2019-09-08 来源:西酱记

孙丰艳曾在2017年印度布巴内斯瓦尔亚洲田径锦标赛上以44秒50的成绩获得女子4X100米接力亚军,随后一年孙丰艳成绩下滑迅速,今年1月24日,孙丰艳对新闻记者表示,自己的成绩下滑,源于在2017年8月23日,自己所在的四川体育职业学院的科研人员宋某给她注射了“不明液体”,导致她身体产生强烈反应,血液中钾、维生素B12等指标严重超标,并在2017年8月后的比赛中多次出现恶心、晕倒等异常情况。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孙丰艳比赛时

从2018年5月22日在赛场上晕倒开始,孙丰艳试图向四川体育职业学院了解宋某到底给自己注射了什么。2019年1月18日,孙丰艳的母亲矫秀云因同校方多番沟通无果后,到四川省体育局讨要说法时因阻拦体育局领导、干部离开会议室,矫秀云被成都青羊警方以“扰乱单位正常工作秩序”为由,处以治安拘留5日。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四川省体育局

“孙丰艳被科研人员宋某注射液体”这一事实已经得到了孙丰艳、四川体育职业学院田径系双方的确认,但对于“注射液体”的成分存在分歧。成都青羊警方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引用孙丰艳一方的说法,形容事件为“兴奋剂下毒”。在孙丰艳提供的一份备忘录上,四川体育职业学院则对事件定性为“科研事故”。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孙丰艳收集血液证据

四川体育职业学院田径系副主任刘静给的解释是:“2017年8月23日孙丰艳是被科研人员注射了普通的“生理盐水”,目的是为了让孙丰艳心理得到安慰。”

事件回顾

孙丰艳1995年出生在山东城阳,从小就因为“跑得快”而出名。2009年,还在读中学的孙丰艳参加了青岛市运会,夺得了女子丙组100米、200米、4X100米、4X400米4枚金牌,同年,孙丰艳随同教练从山东青岛来到四川运动技术学院(现四川体育职业学院),在2010年12月进入专业队伍训练,2018年1月31日被国家体育总局授予“国家健将”称号。

注射不明液体

2017年8月21日下午,孙丰艳从亚锦赛凯旋归来,四川体育职业学院科研负责人叶先生曾通过第三者转述表示,“已经做了科研安排”,承诺给她最好的“科研营养”。

8月23日上午,孙丰艳正在田径场上进行训练,随队到南京进行科研保障的四川运动职业学院科研人员宋某对孙丰艳说,“货已经到了,晚上可以(注射)”,宋某还表示该药物需要连续注射三次,同时嘱咐孙丰艳好好训练。

8月23日晚间,南京仙林训练基地北楼,科研人员宋某“手上拿着满满的一针管白色液体”,找到了孙丰艳,表示可以进行药物注射了。孙丰艳和房间里另外一名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确认,宋某先给孙丰艳做了该药物的皮试,十多分钟后,孙丰艳身体没有异常反应,宋某于是就在孙丰艳的肩膀处进行了肌肉注射。

孙丰艳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我第一次注射肩膀,之前都是静脉注射,当时就觉得头晕、恶心,心脏不舒服。”当时正在给孙丰艳做放松的工作人员看见情况不对之后,马上使用手机拍摄了宋某给孙丰艳注射的现场,宋某发现后强烈要求该工作人员删除了照片。

血液检验报告数据异常

随后几日因身体产生了强烈反应向相关工作人员反映情况后,四川体育职业学院田径系副主任刘静在8月26日专程到南京进行安抚解释。刘静表示,注射的是“增多增粗线粒体的,一个能量增剂”。但校方的解释没有能够让孙丰艳安心,孙丰艳于2017年8月24、25、26日连续三天抽血待验,并在8月28日根据四川体育职业学院的统一安排,送到了南京艾迪康医学检验中心进行检验。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孙丰艳的血液检验报告数据异常

8月29日早上,检验结果出来,三天采集的血样均出现了钾含量大于9mmol/L、葡萄糖低于0.6 mmol/L、维生素B12大于1476 pmol/L的情况,称“送检标本外观正常,检测项目血糖小于0.6 mmol/L、血钾大于9mmol/L,已达到危急值,结果已复查未审核,建议重新采血送检”。孙丰艳将血液检查的异常情况向校方进行了反映,得到的解释是“可能有溶血反应导致了数据异常”。

倒在赛场

2018年5月16日,全国田径大奖赛淮安站,女子400米项目孙丰艳因产生晕厥中途退赛。

2018年5月22日,全国田径大奖赛涪陵站,女子400米项目孙丰艳因身体不适晕厥中途退赛。

2018年5月22日,全国田径大奖赛重庆涪陵站上,孙丰艳参加了女子400米项目,但跑了不到200米,孙丰艳就倒下了,随后被救护车抬走。

母亲报警

孙丰艳的母亲矫秀云回忆说,2018年5月30日当天她们报了警,成都警方出警将孙丰艳反映的相关情况进行了记录。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双方达成了备忘录但未签字

本已达成协商,但学院与会人员发布的一条朋友圈,让孙丰艳“觉得人格受到了侮辱,没有谈的必要了”,协商破裂,双方并未签字。

2019年1月11日,孙丰艳的母亲矫秀云再次从山东来到了成都,四川省体育局负责人在会议室中直接同矫秀云进行了交流,在交谈过程中,孙丰艳母亲情绪激动,因为阻拦四川省体育局领导和干部离开会议室,矫秀云被成都青羊警方以“扰乱单位正常工作秩序”为由,处以治安拘留5日。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行政处罚决定

矫秀云在被行政拘留期间,孙丰艳收到了四川体育系统员工发来的短信。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四川省体育局做了表态

田径系副主任:注射的是生理盐水

2019年1月25日,矫秀云再次来到四川运动职业学院犀浦校区田径系见到了系副主任刘静。刘静表示,目前自己已经接受了院局两级调查组的调查,如实的说出了知道的情况并愿意负法律责任,她所知道的就是孙丰艳被注射的是生理盐水。

田径运动员孙丰艳称被注射“不明液体”曾多次晕倒赛场

四川运动职业学院学院田径系

医学权威人士给出不同解释

随后,记者询问多位医学权威人士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只是简单注射了生理盐水,血液检验报告中不会出现血糖严重偏低、血钾和B12严重超标的情况,“而且血钾大于9mmol/L,人肯定早已没了”。

一名临床医生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孙丰艳在8月24日-26日期间采血,但根据化验单显示,直到8月28日晚间才送样检验,采血中虽然采用了抗凝剂、分离胶等技术手段,但在采血的过程中还是可能出现溶血的情况。溶血可能会对血糖、血钾的测量造成影响。孙丰艳血液中维生素B12严重超标,普通人血液中维生素B12不容易受客观条件影响,这才是今后的调查中需要重点解释的问题。

事件进展到现在也没有后续进展,而孙丰艳已经因为“安全”问题,现已停止了训练,孙丰艳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自己就想知道当时科研人员宋某,是不是像田径系所说给自己注射了生理药水?如果注射的是生理盐水,为什么自己在此后的一年中多次在赛场中倒地?

来源:上游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