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综合

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我的跨年感悟

时间:2019-08-18 来源:西酱记


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有一种必须写一点东西的冲动。其实,这种冲动已经蕴育了一年了,那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强烈而深沉。

   

如果不写,感觉对不起自己。这种愧疚,会长期困扰我。年轮能年复一年增加,小草能年复一年重生。感触既留不住,也不能重生。

   

如果不写,真切感受会淡化。幸福体验可能不强烈,教训从皮肉入骨髓的深刻可能变浅薄。时间流水磨损真相和真理的功能,是强大无比的。

   

如果不写,40年打磨出来的真实,淘出的真金,攀爬到顶峰上看到的真景,练就出的肉身真我,就会错过关键时刻。

   

如果不写,美好的记忆,浓厚的情谊,感动的瞬间,重要的转折,时间积累的顿悟,在特殊的年份里沉默,会成为内心深处的遗憾。


   

那,写什么呢?

   

写我的人生命运从1978年开始转变。这一年,我从一名决心在农村干一辈子的知青变成了国家干部。我是幸运的,也是悲哀的;是被同龄人羡慕的,也是遭人嫉妒的;是从天上落到地上的,也是从地上升到天上的。

   

到农村广阔天地是无奈的自愿,立志扎根农村一辈子是时代大潮下狭窄人生出路的热血选择,是激情的喷发,是短浅的冲动,是对世界的无知,是喧嚣的热闹。

   

幸运的是,我走进林口县委农村工作部时,历史发生了转折,改革开放先从农村开始了!我毫不怀疑地投入其中,在良知支配下,比较清醒的融入农村改革大潮中。从小学就天天讲阶级斗争,长大了,一夜之间就放弃了,自己是这样,周围的老同志也是这样。阶级斗争彻底失去了人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人心所向啊!读三中全会公报,一个字一个字抠,恨不得全吃到肚子里,兴奋、喜悦、激动啊!下乡调研,在村子里蹲点,抓春耕生产,研究农村大包干方案,紧张忙碌,新鲜刺激,脑洞大开。乐观向上的氛围,百废待兴的势头,充满希望的未来,感染着所有人。

   

我到林口县六合大队宣布中央去掉地主富农成分决定时,那一片激动的哭声,一直在我心里响着。农民搞大包干,分田到户的兴奋和激动场面,一直印记在我的脑海里。

   

知青战友们回到城里,各家庭的欢乐和安心,忧虑和迷茫,一直在眼前晃动。不幸的一代人,我们缺少课桌的温馨记忆,缺少知识滋润涵养的正常成长,缺少生存技能培训的青春躯体,缺少辨别是非方向的心智准备。文革十年,我们在懵懂躁动中、在革命口号中、在阶级斗争的火炉里、在工厂农村里,折腾,斗争,散养,野蛮生长,畸形长大。个体知青的有所作为,代表不了那个动乱年代,对知青的耽误和毁坏。

   

应该否定的不去否定,应该澄清的不去澄清,应该铭记的不去铭记,会误导后人,留下重蹈覆辙的遗患。追求文明是人类本性,破坏文明最终会受到清算、审判、纠正。自由与平等、博爱与公正,民主与法制,人类文明的基本内涵,在不断丰富和张扬中,决定着社会发展的方向。

   

在1978年代,我有成长和成功,也有错误和失去。我进入县委工作,却放弃了参加高考,失去了系统学习的机会。我的启蒙老师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尽管我参加了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团干部班的两年学习,补上了大学课堂,也没有原谅自己的错误,对不起启蒙老师的期待,我向在天堂的她跪拜认错。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会好不犹豫放弃办公室,走进课堂。自学成才是值得尊重的,可是,自学成才之路的艰辛和无奈,为克服先天不足和根基不牢的缺欠,所付出的努力、汗水、心力、时间、精力、生活,是巨大的、连续的、持久的。

 

 

改革开放的年代,给我提供了舞台和机会,我的天性适合变化的、务实的、开放的、新鲜的环境。我的进步和成长顺风顺水,28岁就成为林口县委常委宣传部长,35岁成为黑龙江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42岁成为中国汽车报社长。城市改革、国企改革、物价改革、文化改革,发展民营经济、发展乡镇企业、发展中外合资企业、发展新兴战略企业,都经历了,特别是文化产业改革更是直接实践者,一路走来,信心满满,激情满怀,求新,求变,求实,创办中国能源报、中国城市报、改革中国汽车报,创办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大胆尝试,取得成功,主动工作,自觉进取,改革受到最高表彰。

   

改革开放是一切成功的决定因素。改革开放永远在路上,我的命运与改革开放息息相关,紧密相连。40年职业人生,40年投身改革开放,40年人生磨砺、淬炼,风雨、炸雷,唤醒了生命中最真实、最宝贵、最挚爱的灿烂,激发了生命中最有力、最坚韧、最恒久的激情,坚定了生命中最执着、最本真、最淳朴的良知!

  

2018~2019跨年感悟,与君分享。李庆文


相关阅读